images/adv.jpg images/adv.jpg images/adv.jpg
News
行业资讯
News
行业资讯
首页 > 行业资讯

佛山陶博会受冷落引发的佛山陶瓷行业转型之争

    产业整治,让佛山陶瓷产业陡然间失去制造环节。而“去制造化”的效应却是一个长久的过程,当全国出现多个媲美佛山、甚至超越佛山的陶瓷产区时,佛山陶瓷的区域吸引力正在不知不觉中衰减。那么,佛山陶瓷是否有必要重回制造?佛山陶瓷还能否重回制造?

    “公司从去年开始就不再参加陶博会了,这并不是价格问题,广交会展位的价格是陶博会展会的几倍,但许多陶瓷企业宁愿去广交会。”新一届的佛山陶博会临近,但在一家潮州卫浴企业工作的小王告诉记者,他们更愿意去广交会。

    陶博会失去吸引力,主办方“山头主义”分歧严重,运作机制长期被质疑。然后,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,当佛山陶瓷失造环节?对于这一点,业界分歧巨大。

    陶博会的“镜子效应”

    小王所在的企业并不是少数排斥陶博会的企业,陶博会对企业吸引力的衰减,在最近一两届显得尤为明显。

    某陶瓷报副社长罗杰近日撰文批评陶博会,他在文章中称,佛山陶博会的凝聚力和参与度每况愈下,没有大品牌的参与,没有最新高端产品的亮相,没有卓有实效的活动组织,陶博会已经沦落成收拾广交会残杯冷炙、新品牌哄抢新经销商的鸡肋。

    “陶博会展位费3万元,广交会展位费20万元,大家都会争着去广交会,哪怕价格是几倍。”小王说,陶博会越来越像一个卖产品的展会,既然是这样,广交会更容易获取订单。“几乎所有大品牌都不会参加陶博会,最近两届陶博会主场馆的大部分企业,平时从没听说过。

    ” 戴一民认为,陶博会吸引力下降有其自身因素。“政府长时间没有对展会进行整合,大家都想做,中国陶瓷城、华夏陶瓷城、瓷海国际、华艺都想做,结果各做各的一套,大家各自形成一个小山头,多年来很难捏合在一起。

    ” 禅城区委书记区邦敏在今年的禅城两会上曾直言,其对于过去一年陶瓷市场的发展不满意,“这个问题我和刘区长也讨论过。对于区政府去年的工作我们整体还是满意的,但如果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,第一件就是如何把陶瓷市场和陶瓷文化进行整合提升,过去一年都没有拿出一个方案来。”区邦敏说。

      然而,陶博会就像一面镜子,其吸引力的下降一定程度上反映佛山陶瓷区域影响力的变化。

     景德镇今年将举行第十届国际陶瓷博览会,这个历史影响力不输于佛山的陶瓷重镇,已经形成陶博会、陶瓷节的组合模式。而去年12月,《沈阳日报》一篇文章喊出“法库陶瓷开发区千亿产值呼之欲出”的声音,记者了解到,法库已经连续举办多年陶瓷博览交易会。

    拥有数百亿陶瓷产值的福建泉州,其陶瓷企业已经越来越反感到佛山参加陶博会。他们认为泉州也应该举办自己的陶博会,利用其带动力和辐射力,使之成为建陶产品和技术展示平台、营销平台、信息平台,带动陶瓷产业“二次创业”。

地址: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华厦陶瓷城会展四环路6座2号 电话:0757-82726687 传真:0757-82727626 18988694181
版权所有(C)佛山市古船木磁砖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43881号